越清江

欢迎加入盜筆拾年(語C),群聊号码:826632473
本群极为不正经。盛产各种邪教、逆cp。原因呢…就是…该攻的没几个攻,该受的没几个受orz最后群主常年失踪,因为开学拿不到手机……顺带群主是大总攻√

(最后一句没有真实性

[这是个镇魂语c群宣]
.人不多,但是99+没问题的。
.新人小阔爱神马的最受欢迎了。
.没有新人给我们调戏好无聊啊。
.呐,我们会带你玩丢骰子和kg啊。
.我们还有很多好皮哟
.我们这么好你来不来玩
.最关键我们资源都是资格自足,话说昆昆是不是有一篇h戏没交....
.语c小白小窗我
.资深的敲门牌号:826560287
.禁公主病玻璃心玛丽苏杰克苏各种患者!

???猝不及防

葱开开:

我要报警了,华山仔太痴汉了
我本来以为“龙吟剑底寒潭彻,剑在匣中作狂歌”这种黄诗(?)已经很露骨了,回去又仔细品了一遍华山仔的登录界面,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身狂剑并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十四州


 


?????萧疏寒????这不是武当掌门吗?!?!
自家掌门名字不写,倒把武当掌门的名字写进校训里了????这是华山哪个姓楚的写的,几个意思啊!!


 


又是黄诗,又是藏字诗(不过真的有认真藏吗),华山才是真给佬好吗!武当虽然号称给当,但其实仔细想想并没有很明目张胆地给?道长一般是汤池里暗搓搓搞,出了汤池就无事发生了    华山仔是直接把搞给写进校训里了_(:3)))不仅汤池里搞,还写进校训,在登录页面大声说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根本是在高调搞给啊????而且校训应该是华山上头订的吧,……仔细一想就是上面带头搞给?
……好吧我承认武当掌门也带头搞给,毕竟和某华山靓仔住了一晚上就成好朋友了呢


 


但是别人也没说把对方的名字写进校训里这么高调啊!!!华山仔这是什么操作,《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吗!!!


说起来当初进华山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击退上门要债的武当道长
打不赢还不能当华山仔(枯梅掌门请告诉我这是什么奇葩的入门条件)


然后我记得那时候道长们气得踢馆的理由,除了要债好像就是……道长们下山想搞异性恋,然后华山仔不准道长搞异性恋,把道长揍得骨折,然后道长就很气?


仔细想想觉得道长们挺委屈的,毕竟本门派没有女弟子,好不容易下趟山吧,想泡泡小姐姐,搞一搞异性恋,都要被华山横插一jio    


道长:我搞异性恋关你老母嗨事啊你条扑街仔!


这样串通一看,华山仔才是最给的那个吧


又高调,又搞事,不知道干了什么让整个江湖白榜上随处可见华仔的名字,还全是武当悬赏的


综合校训一看……讲真是不是对道长动手动脚一不小心翻车了(。)


武当搞给一般都在汤池里搞,暗搓搓搞,而华山仔,感觉是全世界都在搞,不仅搞,还把武当道长的名字都写进校训,明里搞给,明里call me by your name


华山才是最给的那个。


不说了,本华山仔今晚就要去汤池搞道长


————————————


那啥,这条是华武,本来不打算占tag的……但是评论说武华,新春到了,本华山仔比较穷( ´•̥̥̥ω•̥̥̥` )……没什么好送滴!就送您一个拉黑宝箱吧!么么哒!(笑容渐渐出现)

吸干欧气

阿云不治好拖延不改名!:

今日tag(笑哭)
一个一个打太费手了,统一贺电以及吸光你们×××

我靠短发孤还有这种帅到炸裂操作!!!

对面的靓仔看过来🐣:

biu—!*

剪短发的咕咕终于摆脱了我的双马尾魔掌🙉

我喜欢!!!

RC的捞浮台儿:









玩旅行青蛙有好一阵子了,想做个类似的大理寺主题的游戏。可是我只会画画,所以只能假装画个游戏给大家随便看看了 。【长图要往下拉啊!】

【武华】肉偿(一发完)

这就是理想中的武华(安详躺

白氏停车老号:

Warning:基本全原创私设,不玩游戏也差不多能看懂


急车快船微字母系,受不了请绕道,这是警告!


链接看不了多刷几遍!换电脑刷,挂vpn刷,是不会掉的!


有错字提醒我一下。


红蓝手随意,评论很重要




CP:武当剑仙陆离X华山剑侠许沉舟








武当有仙意,华山有侠风。




仙家是不缺钱的,侠是一定缺钱的。




武当奉道,日常光是香火钱就有不少进项。




可华山行侠,行侠的人大多心肠好,路遇饿殍,买下两块饼来接济,路遇流民,便掏出钱来租一间小房来住人,遇上千金的西湖瘦马,也有可能一掷千金买其自由。




总之华山不是没钱,但华山总是捉襟见肘,捉襟见肘能如何,就只能将一身才华卖与街头,搏个采,讨些钱来。




许沉舟在人群中一个鹞子翻身,三尺寒锋连成数道寒光,剑气在地上切出一道剑痕,人群中爆出一声“好!”




许沉舟微微一笑,腕子一抖,身子半旋,坐在了车上,双拳一抱:“各位看官,刚才这几式,可是我华山内门剑法,轻易不施与外人,今天拿出来献丑,给大家看个乐,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




人群中有人问:“你这几式,前些日子有人耍过的!”




许沉舟眉毛一挑,问人群那人:“可你记住了?”




那人顿了一下:“没有。”




许沉舟一哂:“既然没记住,你怎么知道我这式和他的是一样的。我华山内门剑法八十一式,想看全了还没那么容易。”




那人梗着脖子:“你们华山的天天街头卖艺,就不怕人将你们华山的剑法都学了去?”




人群哄笑,许沉舟却一脸严肃:“愿天下人学我华山之剑用以强身健体,愿天下人传我华山之剑使我百世流芳。”




众人被许沉舟身上的慷慨正义之气震慑了,之间他将行李布包打开,掏出一本《华山剑法》:“这本剑法,记载了十三式剑法,虽不能与高手械斗,但防贼御匪还是管些用处的,十钱一本,谁要谁要?”




“……”




人群散去,许沉舟数着钱,笑嘻嘻地走向火烧店,买了十几个火烧,原地足尖一点,拔地而起,飞向了郊外的破庙,也不打招呼,就将热乎乎的油纸包扔进了庙里,砸得流浪儿一个“哎呦!”




紧接着流浪儿们奔出来,向天叩首:“谢谢大侠!”




许沉舟却早已离开。




他落在玲珑阁的门外,来这里的嫖|客大多穿得富贵,而他却一身粗布麻衣,可玲珑阁的姐妹们偏偏爱他爱的紧,一见他的影,便纷纷迎了上去,将人往里面推。




玲珑阁的女子大多将嫖|客们看成金主恩客,唯有将许沉舟视作兄弟,因为他不看低她们,也不辱骂调戏她们。他与她们谈天说地,教她们拳脚自保,他将她们当做心爱之物供着,却不亵玩。




别人在青楼里一出手就是百两买姑娘一夜,许沉舟没有那么多钱,只每次扔几两碎银过来,听两首曲子便走,从不过夜。




有轻佻的姑娘大胆的问:“你花钱来,只看不嫖,到底来干什么来的?”




许沉舟一双眸子黑白分明,纯得可怕:“我来寻我姐姐。”




“你姐姐在哪里?”




许沉舟咧嘴一笑:“诸位都是我的姐姐。”




“讨厌~”姑娘们笑闹着离开。




后来有姑娘接过其他的华山侠客,大概是许沉舟的同门吧,那同门说,许沉舟出身风尘之中,姐姐便是一位青楼女子,她将自己卖给一位县太爷,又搭了半生积蓄,将沉舟送进了华山山门,待沉舟学成下山去找姐姐时,芳华已逝。




听了这段故事,从此玲珑阁的姑娘们就更爱许沉舟了。




许沉舟被姑娘们拉着进来,老鸨摇着屁|股走上来,扇子在许沉舟胸前一点:“许少侠,今日点谁的牌啊。”




许沉舟拎着钱袋,丢给老鸨:“还是给曲姐姐的。”




“哟,这可不够啊。”老鸨也喜欢许沉舟,可买卖就是买卖。




许沉舟将古剑递过去:“当了。”




“上次不是刚当过。”




“那就再当一次。”说完便往里进。




老鸨眉开眼笑地掂了掂银子,忽然脸色一变,大叫一声不好:“许少侠!曲凌波现在有客人的!”




可是哪还来得及,许沉舟早已轻车熟路地跃上了二层,推开了女子的闺房门。




“曲姐姐,我来听你的曲。”




突如其来的闯入搅扰了一段清雅琴曲,许沉舟看向名妓曲凌波对面那人,瞳孔瞬间张大。




“没钱还我武当,倒有钱来上青楼听曲,许沉舟,你好得很。”




低沉的男声犹如石上清泉流过,沁人心脾,又寒彻入骨,许沉舟愣了片刻:“这位客人,打搅了,我一会儿再来。”他脸上挂着笑容,连后退了三步,夺路而逃。




座上那人冷笑一声,剑匣中飞剑骤起,浮空流转。许沉舟下意识摸向腰间,却摸了个空,他暗道一声坏事,只见剑风一过,大门闭合,座上男子双指一并一收,剑已回匣。




“曲姑娘,在下与这位少侠有话要说,借房间一用。”




曲凌波低眉顺眼,努力忽略掉了许沉舟的求救眼神,从后室退了出去。




许沉舟干咳了两声,唤出那人名字:“陆离,钱我会还给武当的,你也不要一见面就提钱,很伤感情的。”




“你这话我两月前就听过了,一个子都没见着。”白发高高束在木冠里,眉如远山,眸若星辰的武当道长站了起来,走到许沉舟身边,高了他小半个头。陆离微微颔首,一股无形的威压四散出来。




许沉舟退了半步,躲过陆离太过逼仄的眼神:“我欠你多少?”




“八十两。”




“怎么还涨了二十两?”许沉舟跳脚。




“看来你记得你欠的数目嘛。”却未想正踏入陆离的陷阱。




许沉舟摸了摸钱袋,数出两块碎银:“喏,先还一两。”




“剩下的呢。”




许沉舟像护犊子一样保护好钱袋:“自是有用处的!”




“嫖妓?”陆离沉下脸来,醋意横生,这小家伙下山不过半年,就沾染上了这些腌臜习惯,听他称呼曲凌波的那股熟络劲儿,还是个常客。他冷哼一声,“有辱华山师门。”




许沉舟双手一抱:“你又是做什么来的?”




“嫖妓。”陆离答的义正辞严,仿佛他嫖自有仙风道骨,别人嫖就不堪入目。




许沉舟点点头:“呵,也是。你家师兄都去点香阁卖|身了,倒是不辱没师门。”




话音还未落,陆离两指已经点了过来,携着一股绵柔之力,如漫天剑网压下,许沉舟立即立掌迎敌,化掌为剑向陆离砍了过去,犹如劈山砍岭的一掌带出一道几乎可以凝为形质的剑风,却最后扑了个空。




陆离在小小的房间内周转腾挪,躲开了这一掌,却被激出了几分火气,手下更不留情。




“刺啦——”一声裂帛之声。




许沉舟心疼地看着被扯下去的半截袖子:“这衣服也要钱的!”




陆离冷笑一声:“就当是你当给我的。你脱一件我免你两百钱。”陆离抽身与许沉舟对了一掌,刚要提气再战,却见那人已卸了劲,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想些什么。




终于,许沉舟微抬了抬下巴,一双眸子如秋夜寒星:“好,你说的,你等着!”




他一脚踹开门,吓坏了一众偷听的青楼姑娘。




“姐姐们,借我几件衣服穿!”




曲凌波跨进屋子,哭笑不得地看着陆离:“道长,你跟沉舟说什么了?”




陆离眉心一皱,刚要作答,之间门口滚进来一个布团子,挂满了五颜六色的丝凌罗纱,陆离看了一眼窗外,炎炎夏日,阳光刺眼,街上的小贩都在树荫下面懒洋洋地打着盹,再转过头看这布团子,连冬天的兔毛袖套都带上了。




陆离觉得一阵头疼。




曲凌波赶紧扶住那摇摇晃晃的布团子,从一圈一圈缠绕的红绫下分出眼睛和嘴的位置:“小冤家,你这大夏天的是要热死自己?”




陆离刚要斥一句胡闹,听见曲凌波这一句“小冤家”,忽然几分火气堵在了心口,他反倒找了一处软垫,向后一靠,神意甚暇。




“你说话算不算数,我脱一件免两百钱?”许沉舟说,他的脑袋上挂满了金钗玉钿,明翠圆珠,看得陆离好气又好笑。




“算数,你脱。”




许沉舟先将脑袋上一支花翠摘了下来,然后是一颗海东珠,平日里只简单束一根发带的乌发如今被姑娘们打理出了十余个小辫子,每一绺鞭子里还藏着细细碎碎的发饰,全都卸下来,竟然有四五十件,饰物都拾掇出来后,许沉舟那一头乌发披在身后,几缕发梢调皮地卷了起来,许沉舟用一根发带随意一挽,指着桌上大大小小的金翠之物,掷地有声:“铁公鸡,数钱!”




“好,免你十两银子。”陆离随意看了一眼,也很干脆算了个整。




接下来就是身上的配件,许沉舟的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往外冒汗,可是偏偏穿得密不透风,再一看陆离,一副瞧好戏的模样,当真是讨人嫌。许沉舟摘下毛茸茸的雪白袖套,朝陆离扔了过去,陆离头一偏,一手将袖套抓了个稳:“继续。”




许沉舟卸下了十对戒指,两个扳指,四对玉镯还有一个指套,腰间快要把他给拴麻的三十六件玉饰,也被他拆了下来。




“算二十五两。”




许沉舟开始解身上的腰带,拽了几下,竟然解不下来了。




曲凌波赶紧上前去帮他理顺了腰带上的丝绦,用嗔怨的语气道:“你欠了人家钱早说,姐姐先借你不就行了,不着急让你还。”




“哪能借姐姐的钱!”许沉舟反倒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千方百计要维护男子汉大丈夫的自尊心,“姐姐还要给自己赎身,能攒一点是一点。”




陆离哼了一声,曲凌波心思百转千回,听到这一哼就觉得不对,她偷瞄了陆离一眼,见那人刀子一般的眼神落在自己扶着许沉舟的那只手上,顿时犹如被烫了一般赶紧抽手,然后那股杀意就不见了。




曲凌波咋舌,这小冤家欠得哪里是钱,分明是情啊。




这可怎办好?




许沉舟还茫然不觉,咬着牙继续往下脱,又是二十多件夏纱春衫秋衣冬袍纷纷落地,全青楼的姑娘们都堵在了门口,好奇地往里张望。




曲凌波眼见着衣服越脱越少,那武当道长脸色越来越差,曲凌波快步上前端起茶水,告了一声退,将门口的姑娘们都逐走。




“曲姐姐,我们还要看分晓呢。”




“什么分晓!沉舟这笔债还不清的。”曲凌波一瞪。




“他到底欠了多少钱,要不姐妹们攒一攒,替他还了嘛。”




“还什么还。”曲凌波跺脚,“是笔风流债。”




这是一艘载着武当和华山友谊的小船




小船翻了的备用舟




一直将人折腾到天亮,陆离才把许沉舟放开,他轻抚着那人通红的眼角,心里涌起一股柔情。




华山弟子十有八|九欠武当的银两,武当也张口闭口上门要债,可武当却逼债时从不凶神恶煞,华山要拖,他们便由着华山弟子拖下去。




他刚入武当门时不懂。




掌门说:“你可知华山为何缺钱?”




华山曾经为五派之首,高山之巅,风光无限。




当年铁骑南下,天灾兵祸,饿殍遍地,血流漂杵,华山开门纳流民上万,散尽家财,门内弟子上至掌门,下至刚只会提剑的孩童,结成阵法,将铁骑挡在了山下,连战了三十九夜。




一门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却在绝崖之上劈出一条生路。




数年之后,华山派早已不存,铁骑终是被赶回了北方,一位东南将领携千兵万马而来,在华山脚下撩袍一跪。




华山派涅槃重生。




陆离听得聚精会神,荡气回肠,眼睛一热,恨不得拔剑高歌。




“所以啊,我们这银子不是借的。”掌门笑了笑,看着武当山上云卷云舒,“是替苍生还的。”




华山借天下以生,我便还华山以情。

非常甜(假笑.jpg

寝室租客:

🚑🚑🚑🚑🚑

请大家配合(wink,wink)
祝大家新的一年新的开心

起什么名字都会被打那就不起了

嗑瓜子群众强势围观

阿泽er:

【资深狗仔阿泽激情在线转播xxx】


大家好我是阿泽。


大家也可以喊我孜然【大概】。因为曾经的外号是这个。


今天,我要为大家转播的是渣反新世界。


感谢参演的太太 @奈奈今昔  @牡丹花下嘿嘿嘿的轩:3  @老鹅的长睫毛 


  @莲蓉月饼biubiubiu  @秦岭秋风  @狐栖要努力学习呀诶嘿 


主演仓鼠??? @仓生鼠辈 


因为仓鼠她机智!可爱!聪明!善良!又好吃!!!


【文笔不好意思意思看看就好orz】




沈清秋一日醒来时,就看到榻边有一只仓鼠。


嘴里叼着一张纸:沈仙师泥嚎!我是你老乡!我想嫖柳菊苣!


沈清秋久久盯着这张纸。


觉得自己大概出现了幻觉。


直到洛冰河走了进来,瞥了眼前爪搭在沈清秋脸上的仓鼠。


“师尊,对不起,弟子没有料到有老鼠。”洛冰河说着一把抓起仓鼠,“我这就去重新打扫一遍,这只老鼠……”


“送去你柳师叔那里吧。”沈清秋及时打断。


洛冰河愣了愣,随即泫然欲泣:“师尊……我难道……还比不上这老鼠和柳清……师叔?”


沈清秋刚睡醒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时没有明白洛冰河是怎样的一个脑回路:“那不是……你柳师叔的迷妹鼠么?”


……


也不知道之后沈清秋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安抚好这颗易碎的少女心。


 


再说那只遭受无妄之灾的仓鼠。


在听了一通活春宫后愤愤写信给柳溟烟提供春山恨最新一期素材之后,就被扔到了百战峰。


柳清歌随手就把它挂到了乘鸾上。


乘鸾:……哟,太太您好啊。


仓鼠:??!!你知道我??


乘鸾:老福特冰秋tag日常关注。


仓鼠:!!!


然而仓鼠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掉到了地上。


……柳菊苣,劳驾您老人家能把绳子系紧一点么?


幸好,柳菊苣的步伐停住了,仓鼠急忙扑上去用爪子勾住他衣摆。


“掌门……尚峰主。”


只见尚清华一手提着鹅一手提着一盒月饼走来了。


身后还跟了个岳清源。


“柳师弟,可要一起吃?”岳清源笑道。


被提着的鹅:嘎。【哎那不是仓鼠么?】


月饼:……【是啊老鹅。】


仓鼠:吱吱。【好久不见啊,你们也来啦?】


被放在罐子里的孜然:……【仓鼠太太!!!您的刀真甜!!!撒点孜然不???】


假装自己不存在的伪·苍穹山弟子今昔和轩轩:完了,这下可怎么救他们???


乘鸾:……【真热闹……】


仓鼠:吱吱【我可是柳菊苣的鼠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昔&乘鸾&孜然&轩轩&老鹅&月饼:【出息???】


……


在掌门脖子上一直装死的狐狸围脖:【嘿大家好啊】


所有人(?):诈尸啦!!!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等柳清歌意识到衣摆上的迷之挂饰时,衣摆已经被抓出了几个小洞。


“烤老鼠可否能吃?”柳清歌一把抓起仓鼠。


“柳师弟可别说笑了,老鼠这东西不能吃,烤了也不行。”岳清源阻拦道。


尚清华却双眼放光:“师兄,这老鼠还真能吃。这种老鼠叫仓鼠,干净鲜嫩!”


“……好。”


 


仓鼠睁大了双眼,用力地挣扎了起来,爪子一下子就划拉到了柳清歌,柳清歌下意识一撒手,仓鼠又一次掉到了地上。


掉到地上的仓鼠没有逃跑,两只前爪在泥地里扒拉着,柳清歌略略一瞥,愣住了。


【柳菊苣你别吃我】


【我卖萌给你看】


【我超可爱的】


【又乖又听话】


【呜……】


柳清歌:???


柳清歌惊悚了。


这都是些什么???


老鼠成精了??


灯油吃多了?!


 


姗姗来迟的沈清秋就看到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提着鹅和月饼的尚清华。


脖子上围着狐狸的岳清源。


蹲下来看仓鼠的柳清歌。


嗑瓜子【bu】的乘鸾。


两个装死的伪·苍穹山·装透明弟子。


哦,还有一罐洒了的孜然。


……


沈清秋摇摇欲坠。


这个世界出事了。


出大事了。


 


房间内。


尚清华突然一个踉跄。


“你……你们??!!”


沈清秋摆摆手让他冷静一下。


“这么说,你们是从一个世界过来的?”


能点头的全部点了头。


“人形的只有你们两个?”


今昔和轩轩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轩轩道:“其实我也不能算是完全的人类……”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轩轩变成了一朵倒在地上的牡丹花。


孜然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今昔扶额:“完全的人类大概只有我了。”


沈清秋:“……没……没事。”


沈清秋缓下语气:“你们来有什么事情想做么?”


【嫖沈仙师/洛冰河/岳清源/柳清歌/木清芳……】


就是没有尚清华。


【和尚清华狼狈为奸出春山恨】


尚清华:“……”


尚清华:“我还有点事没有和大王说,蛤蛤,蛤。”


沈清秋当场就想掏出修雅把他剁了。


 


第二天。


沈清秋就发现什么仓鼠啊牡丹花啊都不见了。


乘鸾也还是那把乘鸾。


那个小弟子也不见了。


大概都回去了吧。沈清秋想。


不,事情没那么简单。


又过了三天。


市面上的春山恨竟然多了一大摞。


作者名都是什么仓鼠啊老鹅啊月饼啊今昔啊轩轩啊狐狸啊。


……


洛冰河:“师尊。”


沈清秋:“怎么了?”


洛冰河:“师尊,这种玩法弟子从未见过,改日可否让弟子试一试?”


沈清秋久久盯着书上的各种黄暴描写。


看见了不远的未来。


 


岳清源:唉没了狐狸脖子上偶尔有点凉飕飕的。


 


柳清歌:那只仓鼠应当是灯油吃多了吧。


 


柳溟烟:哎他们下次什么时候来,春山恨最近都没什么新素材了。


 


牡丹花:嗨呀之前的那朵同伴怎么不见了。


 


百战峰弟子:之前那个新来的女弟子怎么不见了?


 


尚清华:想吃卤鹅月饼撒孜然。



我……这个人怎么这么过分,我满心期待揉师尊的脸,结果她睡了……mmp @阿泽er